曾德雄
  總之公安部的這條措施的確是相當“便民”,我們應該一切從服務公眾、滿足公眾需求出發來進行落實。慎重起見,可以先試行,實行就近異地駕考,比如佛山、肇慶等等,待摸索出成功經驗再行推廣不遲,最終徹底消除廣州目前這種駕考難的局面。相反,設置重重關卡關閉試行大門,顯然不是今時今日行政當局應有的態度和作為。更不能為了部門利益而讓便民政策變了味。
  上周五公安部發佈16項便民服務措施,其中一條涉及到異地駕考:試行駕駛人省內跨地市考試——在駕駛人考試積壓多的地方,試行省內跨地市考試,符合考試條件且兩個月內預約不上考試的,可以在本省區市內選擇省級公安交管部門指定的異地考場參加科目二或科目三道路駕駛技能考試。
  去年起實施駕考新規令考試難度大增以後,廣州駕考積壓人數“爆煲”,公安部的這條便民措施對廣州而言本是一件大好事。但是據本埠媒體報道,對於駕駛人省內跨地市考試一項,廣州試行關卡重重,按照此前官方公佈的2萬積壓人數來看,極有可能會劃歸至“不試行地區”。
  這是為什麼?
  相信很多人會第一時間想到利益壟斷——去別的地方考試,那不是“肥水流了外人田”?實行駕考新規考生人數積壓以後,廣州一度實行所謂“出一進一”制——畢業一個學員才能招進一個新學員,招的人少了,積壓自然相應減少。但這又嚴重影響駕校利益,導致很多駕校反映強烈。廣州於是又做了調整:一臺教練車一年只能招45個學員,實行總額控制,總算平復了駕校的情緒——至於社會的需求則暫時顧不上了。如果能夠異地駕考,意味著出口一下子變寬變闊,出去的人多了,進來的人也必定相應增多,不僅不會影響駕校的收益,反而會增加他們的收益,對他們而言絕對是一件大好事,社會的需求也得到極大的正向滿足。
  受影響最大的只能是考試單位,也就是岑村考場。道理是明擺著的:來考試的人少了,收益自然也就少了。至於到底少多少,則不得而知。我特地向行內資深業者打聽了一下,現在的考試費用是每人490元,如果通不過要補考,則各有不同:科目一35元,科目二65元,科目三140元(另外還有170元的長途費,按照省里的扶貧政策由連南等地收取)。據媒體報道,截至2013年12月,廣州全市待考人數約49.9萬人,科目一通過率為92%,科目二為50%,科目三為77%。可見,參考和補考的人都很多,是一筆不小的費用。
  當然最堂而皇之的理由是外地駕考標準不嚴,可能會導致大批不合格的學員“矇混過關”,培養出一大堆的馬路殺手。對這樣的觀點我是有疑慮的,我一直認為中國居高不下的道路交通事故往小里說跟我們的汽車文化有關,往大里說跟我們的整體社會發展水平有關,而跟駕考是否嚴格並沒有什麼直接的、必然的關係——何況異地考場必須是省級公安交管部門指定的,標準也不會低到哪裡去。
  倒是存在另外一種可能性,那就是一旦放開,廣州本地的駕校與外地的考試機構串通合謀,通過利益輸送、利益均沾的方式來貪腐瀆職、貽害社會。此外據說廣州正在通過嚴格招生環節規範駕培市場,淘汰“落後產能”,而且已經初見成效。現在一下子找到了新的出路,那不得沉渣泛起、死灰復燃?對我們這樣一個依然一盤散沙的社會而言,這些都是非常可能的。還是那句話:好在公安部明確規定必須是省級公安交管部門指定的異地考場,相信這還是有相當約束力的,否則就會觸犯刑律。至於那些不合格駕校,就更不是問題了:你不是有嚴格的行業規範、驗收標準麽?
  總之公安部的這條措施的確是相當“便民”,我們應該一切從服務公眾、滿足公眾需求出發來進行落實。慎重起見,可以先試行,實行就近異地駕考,比如佛山、肇慶等等,待摸索出成功經驗再行推廣不遲,最終徹底消除廣州目前這種駕考難的局面。相反,設置重重關卡關閉試行大門,顯然不是今時今日行政當局應有的態度和作為。更不能為了部門利益而讓便民政策變了味。
  (作者為廣州市人大代表)  (原標題:便民政策不能因為部門利益而變味)
創作者介紹

hotcha

nb50nbfjpp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